新排长分享军校五年的回忆和反思

关于军校五年,新排长有话要说

文| 剑心,来自一号哨位

时光匆匆,从懵懂青涩的少年,到百炼成钢的军人,在从军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5个春秋;步履铿锵,从繁华都市的院校,到依山而建的军营,在军旅的道路上开启了任职生涯。

五年前的8月,我带着一丝从军的兴奋与忐忑来到祖国首都卢沟桥畔的某军校,五年后的今天,我带着一丝任职的淡然与迷茫来到驻扎在长江流域某旅。

当军旅的年轮变为6道,在踏入部队半年之际,我对过去五年军校的点滴进行回忆,对五年的种种进行了反思,今日诉诸笔端,算是对过往的一个交代,更为重要的是,希望可以对后来者有一点点启发和作用。

一、关于选择:青春不止眼前的潇洒,还有家国与边关

很多人对是否选择军营犹豫不决,心存困惑,既想要金戈铁马般的战火青春,又想要四平八稳的安逸生活,这样的鱼和熊掌怎能兼得呢?很多选择从军的人怀疑最初的选择是否正确,总在假设当初如果不这样选会不会更好一点、更舒服一些。还有人连纠结都不愿意纠结了,对军营直接选择了放弃和逃离,只要眼前的潇洒,不顾公民的责任,只享受岁月静好,却忘了有那么多人在负重前行。其实,正如国防部发言人说的那样,“青春不止眼前的潇洒,还有家国与边关。”

从五年的军校生涯来看,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不止一次想要放弃,有些人只是想想而已,而有些人就真的放弃了。我无法简单判定放弃军旅是对是错与否,但是我敢说坚持走下去的一定会有所收获,这个收获不在于名利,也无关乎功绩,它只是关于我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为这个国家尽了自己的一份责任,日后的岁月,无论何时,我都可以骄傲地说,“最年轻的时光里,我忍受了最为深重的孤独,却筑起了国家和人民安全的屏障!”

二、关于苦乐:该奋斗的年纪,不要选择了安逸

读军校的时候,队长总是说“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年少的时候,总是不能很好地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逐渐理解了队长为什么总是跟我们这样强调。在军校,苦是必然的,很多人会为了一时的舒服和安逸而选择偷懒,日后会因为“日积月累地躲了应该吃的苦”而付出代价,进而有了“欠下的总是要还的”这句话。

不吃不该吃的苦,不享不该享的福,在该奋斗的年纪,千万不要选择了安逸。作为学员,总是觉得“来日方长”,总是觉得日后会有很多机会再去补差补弱,但是,人生其实是没有太多这样的机会。今天该走的路不好好走,明天可能就该用跑的了。就像现在新排长集训,很多人在面对某些展示自己的机会时,都只能扼腕叹息,原因就是在军校里,没有锻造出过硬本领和属于自己的“独家秘技”,因而空留一声叹息和满腔悔意。

三、关于训练:你跑过的路,永远不会欺骗你

军校的训练对任何阶段的大部分学员而言都是极不轻松的,因为训练的难度和强度会随着身体素质的提升和年级的增长而逐步加大,永远不会让人感到轻松自在。在训练的时候,很多人都有很多想要放弃的时刻,那样的时刻呼吸急促,“双腿灌铅”,“神志不清”,放弃或许是“最好的一种选择”,因为这样就可以很快地解脱,也很“舒服”和“幸福”,但是,为什么愈发艰难的时刻,我们愈要坚持呢?因为,放弃或许很容易,也很舒服,但终将一无所得,坚持或许很难,但终将会有所收获,你跑过的路,永远不会欺骗你。

训练的目的在于打仗,今日训练严格多一分,明日战争就多一点胜算,今日训练多坚持一下,明日战场上就多一丝生存的希望。我们总说“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当学员时,如果训练不能从难从严,那么日后的任职过程中就可能只开虚花,不结实果,这是一种失职,也是一种对自己和士兵的不负责任。

四、关于分配:分配是一时的,做人才是一辈子的

在我去年进入到任职院校的时候,刚刚分配的师兄就跟我强调“分配是一时的,做人才是一辈子的”。一年之后,当我面临分配的时候,我依旧认同这个观点,并真正地去践行了。有人说,军校四年或者五年,最为重要的还是最后的那场分配,因为那个分配会关乎一个人接下来几十年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境遇,某种意义上说,分配会决定人生。这样的说法虽然有些极端,但是分配的重要性却不言而喻。因此,很多人都在分配这个问题上想尽办法,费尽心思,只是希望自己排名靠前,可以选择一个“好单位”,在选择的时候,弃同窗之情于不顾,直接一句“没得商量”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然而,真的有必要这样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在分配的时候,我有幸排名靠前,却让出了好几个自己心仪的单位,将相对舒适的基地让给了一位无法分配回家的战友,将自己喜欢的空降名额让给了一位家住湖北的同学,不是说我有多大度或者多么高尚,只是为了说明,我信奉和认同“分配是一时的,做人才是一辈子的”这句话,而做人二字,也是一个人一辈子都无法更改的底牌。

五、关于走留:不要因为眼前的苟且,轻易选择了放弃

初入军营,很多同期的新排长流露出“走的意图”,觉得部队与自己想象当中落差很大,干部严重超编调职无望,每日无所事事混沌度日,严苛的管理让人觉得消耗精力,基础设施差的令人无法接受,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加上与其他单位的同学两相对比,更是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因而“早走”的念头顿时闪现于脑海,迟迟无法散去。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走留的问题永远需要慎重,真的想走的话,也千万不要是出于对于眼前状态的无法忍受,而应该是出去会有更好的发展和更为广阔的舞台。就我个人而言,虽然也遭遇了“悲惨的境遇”,但是,我从来不会产生退意,也不会抱怨和诉说,因为我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苟且终会过去,诗和远方存在于不断的奋斗和进取当中。

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元年,我有幸开启了军旅职业生涯;在我初入军营的第一天,就随单位出去参与了抗洪抢险。也许这只是一种巧合,也许这是上天特意的安排,不论是哪一种,都留给我一份独特的经历与境遇,我很珍惜。

愿对军校生涯里一些问题的反思能够给后来者一丝指引,愿更多的人坚持自己选择的军旅别轻易放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祝各位在强军兴军的道路上,有所为,有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