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层女军官眼中的军改之变

一名基层女军官眼中的军改之变

战国时期,相传赵武灵王为挽回军事上的被动挨打局面,在全国大力推行《胡服令》,即号召大家脱去中原人的长袍,穿上匈奴人的紧身衣服。

服装只是“形”的改变,而将士们再打仗时因此却少了许多束缚。他们放弃战车、学习骑射,使作战效率大大提高,而整个作战方式也得到根本革新。

“内核”之变,带来的是全新的作战理念和思维之变。

1

image

“我想到战区陆军去。”

年初,爱人在电话里跟我商量。

“去那是干嘛?”

一边给两岁的小女儿喂饭,一边我不经意地应着。

“嗯,就是可能离开广州,要去南宁……”

他的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安,和隐隐的期待。

“如果能去,以后发展空间更大,有机会带部队,但是可能咱们的团聚计划,短期内就……”

他停下来,焦急地等着我的表态。

相识12年,谈恋爱3年,分居9年,这样的我们,在两个城市,各自打拼。无论多么艰难,遇到怎样的误会和不解,都始终不愿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对事业的坚守。

他一心想在部队有所作为,毅然放弃留校与我团聚的机会,而是选择再次回到能施展拳脚的部队。而我,则在父母的支持帮助下,也勇敢地带着我们的一双儿女,一边分秒必争地为自己充电,一边抽出精力细心照料一家老小。

毕竟,女人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里,想要出类拔萃,远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更何况,我还是个女军人。

“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我反复体味着这几个词带给我们这个小小家庭的意义。如果留在战区机关,就可以安家无虞;但是按照分流计划,就有可能团聚无望;或者,都不选,干脆去善后办,等待几年时间里慢慢消化。

消化到哪里去?

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我尽量轻松地回答他:“我都行。你按自己的想法来选吧。家里,都支持的。”

2

这一次改革,是对我们的军队,进行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的改革。如果说前一阶段的改革是动“上头”,那么下一步的改革则是动“大头”;前一阶段是动“棋盘”,接下来则是动“棋子”;已经完成的是“脖子以上”,那接下来该动的就是“脖子”以下。将有多少部队面临重组、转隶、撤销?多少战友面临分流、转岗、退役?多少家庭,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分离?

这一次改革,调整之深、转型之难、任务之重,前所未有。

“只要不脱军装,让我留下来干什么都行!”

军改按下启动键一年,院校人多少等得有些心焦。是走是走,政策究竟如何,说实话大家心里都没底。可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老师说,其实最舍不得的,还是身上这套军装。当初一心从军,为的就是这份千金不换的荣耀。很多人眼里,对军人身份的认定,大大重于实际岗位的工作内容。

然而也有另一种看法真实存在,那就是,只要仍然留在部队,还能继续为军服务,是不是军人,真的有想象得那么重要吗?不管改文职,还是脱军装,你一心想要守护的职业认同,无关乎他人的眼光,只在于内心的笃定!

即使有一天,我只能说,我曾经是军人。

但这并不影响我深爱我们这支军队。

3

image

从小,就被告知“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党和军队发展的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变则通,不变则亡。

就这样,我们看见,改革如春风劲吹、似春潮涌动,催生着人民军队建设一步步迈入强军兴军的“快车道”。

军队改革到底改什么?每个人都能想到一些,却很难顾及全局。我们知道的是,改的不仅仅是体制、编制,其核心还是要围绕强军目标来改,改革的最终落脚点,还是在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上!

部队如是,院校亦如是!

习主席告诫军队,各项工作和建设如果离开了战斗力标准,就失去其根本意义和根本价值。战斗力标准就是改革的标准,如果军队改革不能落到战斗力,只进行“形”改而不在对接战场上下功夫,最终就只可能成为一场改变服饰的“时尚秀”,绝不可能为强军图存增加半点薪火。

“院校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围绕实战搞教学、着眼打赢育人才,使培养的学员符合部队建设和未来战争的需要,向着部队、实战、未来贴近再贴近”这一指示精神,院校各级师生和官兵都耳熟能详,甚至可以倒背如流。
为部队培养新型军事人才的军队院校,应当如何更好地把握改革大潮带来的难得机遇,加快建设具有军队特色的一流大学,这是一场事关改革大局也事关前途命运的大考,挣不脱、也绕不过。

与其回避退缩,不如迎难而上!

4

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
同理,改革之于我们,实用管用最重要。院校在不断发展,不合理的课程体系,该删减就删减,该重构就应当重构。

在军队院校育人工作与未来战争、部队建设之间,存在一个“三角能力差”,而这个能力差的实质,就是思想观念的差距。

许多在校学生这样认为:学习科技文化知识是第一位。反正“打仗轮不到我”“谋打仗与我无关”“我来读军校就是为了当军官,解决家庭的后顾之忧”……他们把对未来战争的认识停留在简单的书本理论上和道听途说的人云亦云上;把对部队建设的理解思考停留在偶像影视剧里,却根本没有真正认识到,未来的战争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而眼下的部队建设又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若真如此,还有多少人在真正思考我们的准军官在求学阶段,到底该如何读书,怎样成才?

我们的学生,在面对军事基础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像面对真正的战场考验那样,不怕受伤,不怕牺牲,用于创新,大胆尝试?我们的官兵,在看到体制存在弊端政策出现漏洞的时候,能不能本着一颗公心,仗义执言、不惧权贵?敢于同一切有碍构建清朗政治生态的歪风邪气死磕到底?

倘若我们的心思,在改革大潮的激流勇进中,能不偏不倚、初心不改地始终聚焦在推动实战化课程设置和增强实战化训练效果上,在突出强调训练科目的实用和实战价值上,在设置实战条件下的各类射击技能、生存技能、防护技能、组训技能上,在逐步实现由基础技能训练向战斗综合技能训练转变上……那么我们才能拍着胸脯立下这样的军令状:

你若要战,我必能胜!

5

image

古语有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军校培养的学员,尽管年轻稚嫩,但不乏崇军尚武、血性虎胆之人,他们英勇顽强战斗精神早已在举起右手向红旗宣誓的那一刻,根植心中。

这一年来,院校加强对学员血性培养专题的研究与实践,加紧探索改革单一封闭的训练演练模式,与作战部队联合组织实兵实装综合演练;参演人员混合编组,学员担任指挥员,部队战士担任操作手,让学员提前步入岗位、进入角色,全面提高学员适应复杂生疏环境的作战指挥、专业技能、战场管理等综合能力;探索连队化管理模式,强化营、连干部对挂钩连队的管理职责,强化连队集体荣誉意识,科学构建学员当兵、练兵、带兵的管理锻炼平台;坚持大力开展军事特色鲜明的比武竞赛,以比促训;组织单兵战斗技能单项赛、多项组合赛以及建制比武,强化毕业岗位任职前的“淬火”。

上下同欲者胜。

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将来有一天,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培养的学员,敢直接拉上战场。

而且活着回来。

6

“下一步学校也改革了,如果能留下来,有更好的发展,我就回来陪你和孩子们。”

真的没有关系。小小的家庭,之于大大的军队,其实真的算不得什么。而活着的我们,只需懂得珍惜每一个微小的幸福,同时做出百分百的努力。

★原创出品,媒体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三剑客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