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军校留学归来,我终于懂得她

从戎军考

国外军校留学归来,我终于懂得她

从国外留学归来,他理解了母亲眼中的战争

当年入伍时,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沉重的补充了一句,说:“千万别打仗啊!”说这话时,眼里含着泪花。如今母亲已故去,但当时母亲眼中的泪花,想起军队来就一直在眼前闪烁。当时母亲的话语,想起战争来就回荡在脑海里。

那时的我,充满携笔从戎斩将封侯的激情,渴望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对母亲如此不顾念及民族千秋大业,国家生死存亡,囿于儿女情长,泪水轻弹,十分不屑。当时的我,胸怀梦想,两眼放光,盯着远方,挥挥衣袖,扬长而去。

那时年轻,浑然不觉母亲那揪心的牵挂,也不觉自己创立千秋大业的梦想是与死亡危险紧密相关,更不可能去想,如果战争来临,自己追逐的这个梦想将会可能需要献出最为宝贵的生命。

读军校时,不识字的母亲每次求人写信给我,除了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好,不要挂念之外,都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学好本领。告诫我战场上刀枪无眼,一定要有过硬的本事,才能活下来!那时总觉得母亲没有文化,说不出什么高明的思想,总爱絮絮叨叨那几句话,对母亲的来信匆匆看一下就扔掉了。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某基层部队任排长,成了一名军官。在野战部队基层工作的同志都知道,那种训练的艰苦,生活的单调,晋升的苦闷。尤其是干好工作,前途也看不到希望,使我精神一度十分消沉。母亲的来信不断叮嘱我保重身体,抓紧时间找个对象成个家。然后,就告诉我,好好带兵,打仗是要死人的。

作为军官要对手下兵的生命负责,对人家的爸妈负责,人家把孩子交给你,你可要有良心啊!当军官,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其他行业输了,不过损失点钱财,浪费点时间和资源,打仗是用人的生命作成本,人死了,活不回来,那是多大的罪过啊!

我那时特别烦母亲整天说好好干,打仗要死人啊之类的话,心里想:你又没学文化,在一个偏僻的农村,一个月去不了一次县城,你知道啥?我每天烦心事多着呢!跟你说也没什么用。于是,简单回几个字,一切平安,勿念,了事。

第一次从内心深处意识到自己的职业是与死亡相伴的,那是在国外留学时。

那年,我在西方某国指挥与参谋学院学习,班上有一名美国军官名字叫史迪威,陆军少校,他时年32岁,育有一儿一女。周末去他家里拜访,他妻子凯瑟琳是个热情好客的女人,客厅拉起家常来,问我是否上过战场?我轻松地说,“很遗憾,没有。”她羡慕的说,“中国军人真幸福,不用打仗,不像美国那样到处打仗。”接着,她神情一暗,接着说道,“史迪威上过两次前线,一次伊拉克战场,一次阿富汗战场,每次都六个月以上。我每天接不到他的电话,就心神不安。远隔重洋,万里牵肠,那份煎熬真是痛苦难耐,尤其是静静的夜晚。我时刻担心他的生命安全,要知道,战场上枪弹无眼啊!”我看到了凯瑟琳眼里涌满了晶莹的泪水,心里波涛汹涌,表情却长久默然。

回来后,我仔细了解全班26名同学,发现没有参战经历的仅我一人,他们都曾经与死神如此的亲近过。而我也开始仔细观察他们,看到他们每天愉快地生活学习,真不能想象他们如何经受过了死神时刻跟随的恐惧与煎熬生活。慢慢地,我感到他们对战争的理解更加深沉,对国际问题的理解更加理性,他们很少像网民一样面对国家利益冲突随口“坏,坏,坏”的谩骂,也很少情绪冲动地喊“打,打,打”。

也许经历过死亡,死里逃生后的人,心态变得更加坦然,对生命,对生活,对家庭,对国家,对民族有更深的体会。他们对生命更加珍惜,对生活更加热爱,对家庭更加呵护,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更多体现在行动上。好好地生活,让生命更有意义;好好陪伴自己家庭,让每一位亲人感到温暖;他们没有因为经历生死考验而逃离部队,也没有因为死里逃生而颓废沉沦,尽情享乐。

他们战场归来,卸掉征尘,与娇妻幼子一起,尽心的享受家庭团聚的乐趣。一旦战争的号叫吹响,又毅然地抛妻弃子,义无反顾地奔赴危险重重的战场。也许倒下,不再归来,但绝不畏惧。这是一种怎样的惊心动魄地军旅人生啊!

军队中只有两种人:一种为战争而生,一种因战争谋生。前者参军为了打仗,后者参军为了生活;前者知道战争与死亡的关系,后者则知道军队与幸福的关系;前者当战争来临时,前赴后继,后者当军队不能带来幸福时,马上逃奔。

我终于理解了母亲,她深深的热爱自己的儿子 ,但她没有想尽一切办法阻拦儿子从军报国的抉择,而只是在儿子离别的时刻,说出了天下所有军人亲人的一句心里话,“千万别打仗啊!”

★更多精彩搜索关注微信:三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