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服役12年,退役前用11种语言写给母校的诗

image

用11种语言写给母校的诗——

image

我是一名即将退出现役的上士,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整整服役学习了12年。从2004年到2016年,从19岁到31岁,在这段最能折腾也最易成长的青春,陪着母校枝繁叶茂、随势转型,陪着母校由繁到精、由精到强。岁月的路,您领着我走,走着走着,就将这满是情怀的学院,镌刻进了生命。

——题记

image

国关,是一所特别有情怀的军事院校,这种情怀是在岁月长河中精炼出来的气质,这种气质不仅根植在她的一草一木中,更驻扎在每一个国关人的脊梁里。下面,我以一个即将退出现役战士的视角,来深情告白我的母校。

院训

image

一个不能将潜能转化为实力的人,是对人生的一种辜负。从踏入母校大门的那一刻起,“忠诚、奉献、严谨、求实”的院训,就给了我们动能和指引,让我们的潜能从此有的放矢。

院训,是一所院校在岁月中凝聚、沉淀的精神,是熬至滴水成珠的精粹,是学院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的灵魂支撑。而学院旺盛的生命力,就在于莘莘学子在实践中感受院训的力量,深受院训精神的熏陶,付诸行动,一代一代的将这种精神传承并发扬光大。

若干年后,在离开母校后的某一天,在纷繁的社会分工中,我们默默地耕耘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许会忘记自己当初的坚守与初衷,但只要听到哪怕是学院院训中的某一组词,我想我们都会情不自禁的默念起“忠诚、奉献、严谨、求实”这八字院训,这是我们在母校的培育中铸起的魂。那时,它有力的矗立在学院操场跑道旁,成为我们今后的人生坐标。

风·花·雪·月

“你在你的大学里风花雪月,我在我的军校里‘一、二、三、四’”。与地方大学的自由多元相比,军校生活简直是单调乏味。然而,在我的母校,不仅有“一二三四”和军歌嘹亮,还有风花雪月和铁骨柔肠。

(风)image

国关的风,是阅兵道旁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是哨位上战士风雨无阻的默默坚守;是教员在耳旁和风细雨的谆谆教诲,是学员毕业联考时在跑道上风驰电掣、长风破浪的英姿。

(花)

image

国关的花,是一张张精美的名片。机关楼前的芍药、香桂;西花园边的虞美人、紫藤;二道岗旁的蔷薇、香雪兰;院史馆后的海棠、梅花;南院家属区的二月兰;小龙山上的格桑花···学院的每一季都充满着各色花香,每一季的花香都弥漫着国关的情怀。然而,我们还有比这更富美感和情怀的花,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战地之花——面对国外提供的优越环境,毅然回国支教的师德楷模关粤华教授;甘向荒漠择人生的“新一代大学生楷模”冯敏;以梦为马、随处可栖的优秀毕业学子余梦涵······

image

“金陵城,板桥街,振兴路旁有大学;水杉林,梧桐道,二月兰花芳满园。”

image

盛夏光年,你别了来时的弱不禁风,留下的剪影,在这饱含情怀的地方,从此,开始了你的传奇,战地格桑分外香。

(雪)

image

国关的雪,纯洁内敛却又蓄积着巨大的能量,到底,是国关的雪!还记否我们曾两两踩着夜雪嘎嘣嘎嘣的去值夜岗?清晨起床号一响,大操场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况,让我们异常欣喜,我们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欢快的堆雪人、打雪仗。还记否院史馆后的雪梅,“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你追我赶却又惺惺相惜的情怀,在毕业季尤为动情;这“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诗句,不正是我们国关人舍己为人、甘于奉献的精神体现!?景应情,情应景,是国关的雪造就了国关的情怀,还是国关的情怀,成就了这样的雪?

(月)

image

国关的月,是牵着家两头的思念。离开家乡,选择从军,也就意味着难有机会与家人随时相聚。每值中秋,我都会在大操场静静的看着月亮升起的轨迹,路过篮球场的水杉林、无人机模型、教学楼,每一帧画面,都是极富情感的美图。这样的良辰美景,家乡的月是否也和学院的一样圆,一样明?见月思乡,当我脱下这身军装,回到地方,再看着家乡的圆月,我想,我亦会想念国关的亲人,想念国关的一草一木。月是故乡明,两头的思念,有苦、有乐,有追忆、有憧憬,有留恋、有惋惜。


image

漫步于国关的路上,处处皆景。不管是寓意着奋发、美好的康庄大道还是岁月留痕的羊肠阡陌,都让我流连忘返,记忆深刻。

走在四季,吉祥路的春天白玉兰香气扑鼻,如意路的夏天水杉正茂;国关路的秋天梧桐一派金黄;阅兵道旁的冬天飘雪正与五星红旗一齐飞扬。在这些特点鲜明的主干道上,都留下过我们整齐的步伐和嘹亮的军歌、番号。

image

再漫步那一条条无名小路,更是点燃了我们无数军旅情怀。从汽车队宿舍通往教学楼那一条铺满彩砖的笔直小道,左边是一片柿子林,右边是一个百花园,色彩明丽,格调精致,春风十里不如你;院史馆旁的那一片小树林,错落有致、曲径通幽,珍藏了多少学员认真早读的身影?还有鹰击长空的石雕旁,那条捷径是硬生生的被我们踩出来的风景,这个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image

走在学院这一条条或大气或精巧的路上,也许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人生之路,或平直或坎坷,或顺畅或崎岖。遇到平直顺畅的路,我们要慢慢悉心的走,细节,决定成败;遇到曲折崎岖的路,我们要昂首挺胸踏实着步子来迎接,每一次坚韧不拔的挑战,都会带着我们飞跃另一个境界。

image

路不走不到。在军改大潮如火如荼开展之际,国关的路在于决战千里前的运作,在于稳打稳扎的耕作,在于不断创新符合时代潮流的佳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只要把握好军改大潮的脉搏,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探索和追求,学院的明天,定是光明无限。路可以是一种人生理想,可以是一种真理追求,亦可以是一种道径。

更迭

image

岁月更迭,四季交替。我们在母校成长了两年、四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我们在国关服役、学习、毕业、娶妻、生子;在国关晋升、退役、转业、退休···这何尝不是生命的一种更迭和交替,是一个终点,亦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的母校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已65载,我们是她枝上的叶,是她芳香满园的花,是她吸日月精华之所成的硕果,是她不能割舍却仍需散落于天涯的种子。

image

辗转更迭今日。我想,只要祖国,只要母校召唤,不管我们身处何方,我们的浩然军魂永在,我们仍愿意枕孤月,血汗染边关;着风霜,扞卫保家园。

明天

image

在国关,有春的万物复苏,有夏的草绿花红,有秋的落英缤纷,有冬的琼枝玉叶。在国关,有职工们的爱岗敬业、辛勤劳作;有战士们的格尽职守、默默奉献;有学员们的孜孜以求、爱军精武;有老师们的躬身为犁、潜心治学;在国关,有运作、有耕作、有佳作;在国关,有积极的心态,有健康的体态,更有着奋发的状态。

触摸国关历史的沁香,老一辈国关人用他们的忠诚和奉献启动了学院前进的车轮;亲历国关此刻的蓬勃,当代国关人正用严谨和求实的作风,有条不紊的解答改革所面临的一道道难题;遥想国关的明天,在党、国家和军队的正确引领下,根定会越扎越实,干定会越长越壮,枝定会越展越繁,叶定会越开越茂。无与伦比的自豪感,让我们有理由坚信,国关的明天会更好。

再见

image

ps:以上图片,是我这些年走在学院发现美之处,便将其定格保存。在一个午后灵光乍现,让我有了把它规整成集的想法,希望在自己退役前,让更多战友看到这些我悉心拍摄、珍藏的感动,让大家图文并茂来直观感受国关的情怀。道别之际,这亦是我与母校分别之时的礼物。山水有相逢,望君多珍重。今后,我也一定会继承好国关人的情怀,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走好自己新的长征路。

image

《临江仙·转身回眸忆国关岁月》

忆昔学院食堂堂上饮

坐中多是豪英

强军战歌西风烈

军歌嘹亮中,声声报国情

十二年如一梦,此心矢志军营

回眸再抚国关景

营盘久亦盛,流水兵情深

作者:国际关系学院 李金海

文字摄影指导:欧任国、邱烽、刘志华

录音:马千繁、郭思超

译文指导:宁威、黄楫、钱坤、刘志德、范烛溪、邵萌、张程琦、李扶昶、瞿俊锋

编辑:长城

主人公金海留言:

这篇图文并茂还附深情朗读的文章,得以在我退出现役之时发表,背后的故事太多。首先要感谢震寰、长城两位主编对文章的肯定;再是欧任国处长和邱烽干事给予我思路及缪华工程师对我摄影的指导;营三位主官对宣传这块的重视和连、排领导的大力支持。特别感谢的是正在全身心投入考研,每天睡眠不足四个小时的千繁主播,为了能让文章更赋感染力,牺牲了相当比例的时间用于熟悉文稿和酝酿感情;还有导播郭思超,是你的高超技术让音频更富深情;还有不仅要授课,下班还得带着两个宝宝的宁威老师,因缅甸语无法录入系统,利用周末不厌其烦的给我找翻译软件和我一起整理外文,还给我做心理辅导,告诉我不要因短暂的困难而失去对成功的信心;还有瞿俊锋等各位帮忙翻译的指导老师,是你们让文章更出彩。 回过头来再看自己的军旅生涯,从一个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踏踏实实在学院一干就是12年,这平淡而不平凡的12年,我当过班长、区队长、公务员、文印员、营部文书、宣传小组组长,有过在基层连队、学员队学习,在院务部、院办公室、信息中心等机关单位服务的经历,参与过大大小小不同种类的保障很多次,增加了履历、拓宽了视野。我想,也只有如此大情怀的学院,才会给一个普通士官这么多的成长机会,才愿意去花时间看重和培养一名普通战士。

已经不知道如何来组织言语,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感恩母校国关,感谢我在国关所遇见的所有人,谢谢你们让我成长为自己所喜欢的人。